鑒藏大家周紹良

  

  當代著名的學者、文物收藏和鑒定家周紹良先生,以清墨與古籍善本的收藏聞名。曾任人民文學出版社古典文學編輯室編輯,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長,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第七屆、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現任國家古籍整理出版規劃小組顧問、文化部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

  周先生祖籍安徽至德,1917年4月23日(農歷三月初三)出生于天津三多里周氏宅第。曾祖父周馥(1837—1921),官至總督。祖父學熙(1866—1947),近代著名實業家,民國間兩次出任財政總長。其尊人明夔(1899—1970),又名叔迦,是著名佛學家。

  優越的家庭環境使周先生自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6歲開蒙,由桐城姚慎思先生擔任塾師;18歲開始分別向唐蘭、謝國楨兩位先生學習;1936年初,問學于陳援庵先生,一直到1937年,在北京大學史學系作旁聽生。這為其后來的學術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先生的治學,受乾嘉學派的影響,喜歡從原始資料的搜集研究做起,數十年間記錄了大量的筆記。正是這種在別人看來有些笨拙的方法成就了先生廣博而厚重的學識,使未曾接受過正規大學教育的先生成為學識淵博、著作等身的學者,在紅學、敦煌學、清墨研究、佛學、唐史和明清小說諸方面都有卓越的貢獻。而研究過程中對原始資料的收集,成就了先生獨特的收藏。

  清墨收藏超越前人

  受家庭的熏陶,周先生自幼對中國傳統文化有濃厚的興趣。舊時的書香門第,親友間常常以墨相饋贈,婚姻嫁娶也以墨作賀禮。先生小時候看到許多墨塊上的圖案很漂亮,就時常拿來玩。后來,受魯迅先生提倡版畫的影響,認為墨不僅獨具實用價值,還體現了傳統的木刻藝術和造型藝術,上面的圖案就是精美的版畫,于是逐漸收集起墨來。當時的藏墨大家壽石工喜歡收集清代年號墨,受其影響,先生也想收齊清代年號墨,研究清代墨的淵流和清代版畫發展的過程。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先生收藏了一千余笏、二百多種年號墨(其中大多數是名人自用墨),超過了壽氏所收的一倍。其中尤以雍正年間制墨和道光御墨最為珍貴。先生收藏的道光御墨填補了清墨研究、特別是御墨研究的空白。雍正年間制墨甚為稀少,藏墨大家壽石工有一二塊,張子高僅有一塊,先生藏有九塊,不同年份者達八品,不同墨作者達六七家之多,當時的藏家無出其右者。1979年3月27日,先生將各式墨一千錠連同三十余件古代書畫作品一同無償捐獻給故宮博物院,故宮博物院特發給捐贈文物憑證(捐字第213號)。在堂兄周玨良去世后,先生又收購了其遺藏的婺源墨二三百笏。

  約從1956年開始,京城雅好集墨的人士,若李一氓、張伯、張子高、尹潤生、周玨良及紹良先生,經常不定期舉行墨會。聚會時,大家各自拿出珍品,觀摩品評、探本究源、去偽存真。從而成就了墨史研究的一個輝煌的時期,為世人留下了許多寶貴的明清墨的研究資料。

  周先生不僅愛好集墨,還注重清墨的研究。例如,“貢墨”與“御墨” 過去一直混淆,籠統稱為“御墨”。先生在《清代的貢墨和御墨》一文中從形式與意義上科學地界定了“貢墨”與“御墨”的區別;進一步闡述貢墨分為例貢之墨、織造與鈔關貢墨和一般貢墨三種形式;御墨分為皇帝專用的“御用墨”和皇帝用于拓制法帖、頒賞臣工的“御墨”兩類。

  又如,徐康所撰《前塵夢影錄》三卷,吳昌綬取其上卷前部紀墨部分刻入《十六家墨說》,題作《窳叟墨錄》,總計共四十七條。據徐氏自跋,可知其所記乃全憑記憶。先生撰寫《〈窳叟墨錄〉質疑》一文,逐條加以核實、考訂,證明徐氏所記之墨多有仿造、臆造、偽造及誤記之品,多達十七條錯誤。

  曹素功墨鋪是三百年來最為著名的墨鋪之一。過去不注重墨工歷史的研究,曹氏制墨各個時期的情況,不甚明晰。先生數十年來系統地收集曹素功制墨,進行深入研究后,編著了《曹素功世家》一書,憑借知見的曹氏制墨實物、《曹氏墨林》及一部曹氏家譜的殘譜,較為清晰地勾畫出自曹素功開始制墨設肆,迄述文輩所經歷十三世的歷史。這是第一部研究、考證墨工世家歷史的著作。

  先生撰寫了大量的墨跋,其中專門研究、考證清代制墨的部分匯編為《清墨談叢》一書;名流自用墨考證的部分為《蓄墨小言》一書。

  富藏善本,別開蹊徑

  周先生很早就開始藏書,青年時期戰亂流離之中,沒有足夠的條件從事于正宗正統的收藏,卻煉就了敏銳的收藏眼光,形成了獨特的收藏視角,除了《紅樓夢》各種版本的集藏外,先生還專門收集唐代墓志拓片、明清刊刻的通俗小說、寶卷、佛經和《大統歷》等等。這類藏書對于當時正統的藏書家來說,也許是旁門左道、不屑一顧。但正是這些獨特的收藏,后來逐漸為人所重視,使先生躋身于著名藏書家之列。江南著名學者王佩諍(1888—1969)的《續補藏書紀事詩》中即有《周紹良》一首:
  
深閨文筆六百卷,榴花入夢鼓子詞。
小說珍本復孤本,牛腰巨梃篋藏之。

  王氏與先生的墨友巢章甫來往密切,聽巢氏介

  
重庆时时彩开奖查询